黄山春游集(五)5-6:云之颂:诗歌之魂

2019-12-28 17:26 | 作者:风沙飞扬 | 3分11选5吧首发

云这东西,就是这么神奇,它既是生命之源,也是变化之本;既是幻象之缘,亦是想之由;当然,它还是诗歌之魂。

云,诗歌之魂——吟美酒之赋,咏云月之诗,歌窈窕之章。

唐宋诗词中,出现频率颇高而又可以称作为诗魂的字眼当中:

“酒”肯定算是一个,如:

“天若不酒,酒星不在天。地若不爱酒,地应无酒泉。天地若爱酒,爱酒不愧天。已知清比圣,复道浊如贤。圣贤既已饮,何必求神仙。三杯能大道,一斗合自然。但得此中趣,勿与醒者传。”(李白)

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,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“(杜甫)

“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。半醉半醒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。但愿老死花酒间,不愿鞠躬车马前。”(唐寅)

酒为诗魂,诗为酒魄。古之迁客骚人,可以说无人不饮酒,无酒不成诗,正如李白在《宴桄李园序》中所云:“不有佳咏,何伸雅怀?如诗不成,罚依金谷酒数。”

“月”也可算是一个,当然,仍须”酒“来相伴,如:

“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月既不解饮,饮徒随我身。暂伴月将影,行乐须及春。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乱。醒时相交欢,醉后各分散。永结无情游,相期邈云汉。”(李白)

“清夜无尘,月色如银。酒斟时,须满十分。浮名浮利,虚苦劳神。叹隙中驹,石中火,梦中身。”(苏轼)

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滟滟逐波千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!”(张若虚)

从诗中可见,月解人性,月连亲情,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“云”亦能算是一个,且作为对偶,常有“风“、””相伴左右,当然,亦离不开“酒”,如:

“溪云初起日沉阁,山雨欲来风满楼。”(许浑)

“画栋朝飞南浦云,珠帘暮卷西山雨。”(王勃)

“云藏神女馆,雨到楚王宫。朝暮泉声落,寒喧树色同。”(皇甫冉)

”虽抱文章,开口谁亲。且陶陶,乐尽天真。几时归去,作个闲人,对一张琴。一壶酒,一溪云。“(苏轼)

云这东西,就是这么神奇,不是吗?

评论